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张学勇移民公司
温尼泊华人网 首页 加国 查看内容

加拿大疫情日记之11丨 竞逐联合国非常任理事国,加拿大为何十年遭遇两连败?

2020-6-19 02:47| 发布者: alex.z| 查看: 887| 评论: 0|原作者: alex.z|来自: 21世纪经济报道

摘要: 加拿大疫情日记之11丨 竞逐联合国非常任理事国,加拿大为何十年遭遇两连败?
2020年6月17日 周三 晴
盛夏开始启动,阳光变得暴烈。每天放风第一时间就往附近的林间小径走,尽量避免在社区逗留——紫外线太强,但只要有树叶遮头的地方,就很凉爽。
走林间小径,还能顺便欣赏人家的后院派对。目前加拿大确诊病例逼近10万,安省超过3万,但“久病成自然”,重灾区的群众似乎不再怎么关心数字的攀升。安省甚至将社交聚会人数限制放松到了10人以下,走亲访友顺理成章。烧烤、啤酒、音乐,人欢狗叫,偶尔有人聊嗨了,话题会顺风飘到耳朵里。
上午就听到一个女声在说总理特鲁多的“vanity project”(面子工程),印象挺深,因为加拿大人一般闲聊不爱涉及宗教和政治,以免伤和气。他们高谈阔论,大概一是因为彼此关系真的密切,二是因为这是这两天的一个小热点——加拿大正在竞逐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席位,今天投票。加拿大有些人对此不以为然,认为特鲁多在这上面花钱不值得,纯粹是虚荣心作祟。
下午听到新闻,加拿大“竞标”失败,输给了对手——挪威和爱尔兰分别以130和128票获得两个席位,加拿大得108票,比当选所需的128票少20票。

对特鲁多、加拿大外交部长商鹏飞(François-Philippe Champagne)和其他高层官员来说,这应该是一个沉重的打击。虽然因为疫情不能到处飞,但据加拿大媒体报道,过去三个月里,特鲁多与塞内加尔、西班牙、乌干达、乌克兰等40多个国家的领导人通话拉票。就在昨天,他还找了岛国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的总理,还有印度、巴基斯坦、埃塞俄比亚、安哥拉、墨西哥等国总统。
不仅是总理在疯狂打电话,加拿大的部长和其他高官也在分别找“对口”的同行聊天,这是最后投票行动的一部分。
结果出来后,特鲁多发表声明,说整个竞选期间,他的政府官员积极宣传了加拿大的价值观,为应对全球挑战打开新的合作大门,建立了新的伙伴关系,增强了加拿大的国际地位。商鹏飞在纽约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则说,虽然结果不如预期,但竞选活动为加拿大提供了一个在全球范围内更新和加强双边关系的机会。
S2GdfpT3R4KGOY.jpg
(投票结果出来后,加拿大外交部长商鹏飞在纽约举行新闻发布会,表示结果“不如预期”,但可以接受。)
反对派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抨击执政党的良机。保守党领袖安德鲁·谢尔很快在社交媒体上发声,说这是特鲁多的“又一次外交失败”,“他出卖加拿大的原则,追逐个人形象工程,但仍然铩羽而归。真是浪费。”
根据之前官方披露的数字,为了争取这个席位,加拿大花费了230多万加元。

众所周知,联合国安理会有5个常任理事国——美、英、法、俄和中国,另设10个非常任理事国,每个任期两年。
自1940年代以来,加拿大曾6次当选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2010年,保守党的史蒂芬·哈珀担任总理时,加拿大再度参与竞逐时首次遭遇失败,输给了德国和葡萄牙。这被视为一次“政治尴尬事件”。2015年,特鲁多在大选中获胜后,对支持者说,不要担心“加拿大在世界上失去声音” ,“我们回来了”。2016年2月,他发起竞选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行动,被视为争取“回归”的一步。所以这次投票结果出来,很多政治分析师最爱重复的一句话就是:“Five years on, Canada is not back.”(五年过去了,加拿大还没回去。)
至于败选原因,众人站的位置不同,各有看法。魁北克省前省长、加拿大竞选安理会席位特使庄社理(Jean Charest)提到加拿大“入场太迟”,爱尔兰(2005年)和挪威(2007年)宣布参选大约10年后,加拿大(2016)才开始行动,此时再拉票,未免被动。
亲巴勒斯坦团体声称,加拿大亲以色列的中东政策是它未能获选的一个重要因素。他们说,最近几个月,特鲁多对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的行为保持沉默,“与竞争对手挪威和爱尔兰(对以色列)的长期谴责形成鲜明对比。

来自新民主党(NDP)的外交事务评论家杰克·哈里斯则说,加拿大在发展援助、维和等方面相对不足,影响得票。就这场竞逐而言,相对于加拿大,爱尔兰和挪威的“国际信誉”好得多。
爱尔兰一直是岛屿国家和小国“代言人”,数十年如一日支持多边主义和巴勒斯坦建国主张。自1958年以来,在非常任理事国候选国中,它是唯一连续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的。今年4月,人口490万的爱尔兰有474名维和人员参加联合国任务,人口540万的挪威派出65人,而人口3700万的加拿大只有35人,是1956年成立第一支维和部队以来的最低数字。要知道,2016年加拿大发起竞选时,曾承诺会派出600名维和士兵、150名维和警察。与此同时,CBC报道说,加拿大在拉脱维亚派有数百名武装部队成员,说明在特鲁多眼中,支持北约军事行动比联合国维和任务更重要。
海外发展援助方面,三国对比也很鲜明,挪威提供援助金占其国民收入的0.9%,爱尔兰为0.4%,都远远超过加拿大的0.26%。
在达尔豪斯大学教授、拉美问题研究专家约翰·科克和国王大学学院新闻学教授斯蒂芬·肯伯看来,加拿大之所以没能成功“回去”,是因为其外交政策重风格轻实质。特鲁多想向世界展示自己可以做到哈珀做不到的事情,为此去迎合和游说一些颇有争议的领导人,悄悄承诺提供发展援助,以换取选票。与此同时,在国际事务所扮演的角色却没有相应说服力。这与1998年加拿大当选非常任理事国时的情景完全不一样:当时加拿大积极支持国际维和行动,领导国际禁止地雷运动,帮助建立了国际刑事法院。可以说,当时的加拿大软实力比现在强得多。
所以,一番分析下来,很多加拿大人得出的结论就是:咱就不该在安理会中占有一席之地,挪威和爱尔兰赢得有道理。
曾先后出任加国驻俄、英、意及欧盟大使的金斯曼( Jeremy Kinsman)接受访谈说,事实上,5年前特鲁多推动竞选时,他就建议加拿大放弃,努力支持另外两家。因为一些专家早就指出,这几个国家在国际舞台上形象相似,就像三只豆荚,没有多少差异和区分度。这方面加拿大更占劣势,“有美国在那里,人们会觉得没有必要选加拿大,又一个北美国家。”
他说,特鲁多前段时间面对关于特朗普的问题,出现“21秒沉默”,估计也强化了人们这种印象——加拿大总是支持美国政策,根本不需要出现在安理会。

尘埃落定,特鲁多政府不必再为此事操心,他的烦心事在前头:7月8日向公众通报政府财政状况。
新的预算本来应该在3月份公布,由于新冠病毒蔓延,忙于应对疫情,此事一直搁置。反对派一直施压,要求政府提供相关信息。特鲁多拖着,认为疫情之下变量太多,无法做出“负责任”的经济预测。这次也不会提供一个完整的经济预测或预算时间表,只是一个“快照”(snapshot)。
保守派金融评论家Pierre Poilievre批评政府故意回避暴露问题,“我们需要知道财务的大洞有多深。”魁北克人政团领导人布兰切特(Yves-FrançoisBlanchet)则指责政府专门选在7月公布信息,心机满满。“盛夏时人们都在烧烤炉边喝啤酒,政府选这个时候,就是知道他们不会看新闻。”
反对派在一件事上估计得没错:加拿大政府即将公布的财政数字应该很惊人。根据之前的预测,由于疫情,加联邦赤字目前可能达到2600亿美元。
唯恐特鲁多压力不够大的他们还在添砖加瓦。新民主党领导人辛格(Jagmeet Singh)呼吁政府将疫情补贴CERB延长至少四个月,保守党则呼吁政府提高CERB的灵活性,保证每月收入超过1000加元的人也能领到一部分补贴。千呼万唤之中,特鲁多已经宣布将补贴再延长两个月。可以预见,他7月8日拿出的数字,将会更难看。
不过,根据我的散步见闻,反对派怕加拿大人只顾喝啤酒吃烧烤,忽略政府财政报告,可能有点多虑了。在家里已经待得太久的加拿大人,似乎也开始关心国事天下事。开派对尚不忘批判特鲁多的“面子工程”,关系到自己钱包和税单的财政报告,多半也不会错过。
转载:21世纪经济报道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维权声明:本站有大量内容由网友产生,如果有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点击右下角举报,我们会立即回应和处理。
版权声明:本站也有大量原创,本站欢迎转发原创,但转发前请与本站取得书面合作协议。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3-2020, WinnipegChinese.COM
GMT-5, 2020-9-23 23:31 , Processed in 0.061841 second(s), 22 queries .